拨云见日

嘿,今天是张小弟的生日。每当遇到这种具有纪念意义的日子,都会忍不住回忆:去年的今天是怎么样的?前年的今天又是如何?

当然,为了有趣和有意义,这一切都必须建立在这个日子对我而言产生了他的纪念意义。而对应于张小弟的生日,这意味着从我认识他并且开始想要为他庆祝生日开始。好在我们认识地足够早,这九年的时间足够让我回忆很多事情。

首先我要在这个他无法看见的犄角旮旯发自内心地祝他生日快乐,希望我的这位朋友健康快乐,并且不会被生活的艰难吓怕,能够目光坚定地走在自己脚下的路上,反思一下自己好像自从大学以后我们的联系就渐渐变少,但却不是关系疏远,相反我认为我们的关系并没有收到距离的影响。大学之大,在于文化。

我见证了他近年来因安逸而踌躇,因背叛而悲伤,因心有所念而前进,因可爱而被爱,最终因为缘分而让我失去了两个朋友,多了一对虐我的狗。

人呐,顺意时候少,迷茫时候多。但是回忆起来当时认为的不顺意只是因为肚量还不够大= =

我何尝不是这样?

讲一个故事

语言是一种奇妙的能力,能够让巨量的信息在两个个体间迅速传递——决不是拷贝,是跃然,之后消逝于一种介质中,重生于另一种介质之上——在字句里,颦蹙间以及一切可能的方式里把永恒嵌在每一个转瞬即逝的动态之中。

这是怎样一个过程呢?

——腾跃而起,穿过封杀烟尘,越过飞禽走兽,离开了尘埃,离开了巨石,看着这些文字的你最终抵达了——月亮?

说实话我不知道你会到哪里去。

从前我认为人生就是一条条四通八达的道路,人们选择自己的路,志同道合则同路而行,人各有志则分道扬镳。

后来发现不是这么简单的,人生并不是一个连接了所有可能节点的完全图,只需要选择一条自认为的合理路径走过去这么简单,事实上,它是分层的,那么多的路啊,会随着距离的拉长而坍缩成模糊的痕迹,在这错综复杂的巨大有向图中,你很容易迷失方向。

幸运的是足够年轻使得一个人有足够的时间在这些边中跳跃穿梭,练习中总结出规律、信条、与方法论。

我们称之为拨云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