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世界之光

还差几顿散伙宴席,几件待取的物品,几天后我就真正毕业了,离开甜睡梦乡,再度踏上现实的土壤。

适才和大班长聊天,我们心里都清楚这大概是毕业前最后一次聊,聊的无非是前程,最后止于一个暗号似的短语,我发出去,他又发回来:为世界之光

它出自西安交通大学校歌。

美哉吾校,真理之花,青年之模楷,邦国之荣华,

校旗飘扬,与日俱长,为世界之光,为世界之光。

美哉吾校,鼓舞群伦,启发我睿智,激励我热忱,

英俊济跄,经营四方,为世界之光,为世界之光。

美哉吾校,性灵泉源,科学之奥府,艺术之林园,

实业扩张,进步无疆,为世界之光,为世界之光。

美哉吾校,灿烂文明,实学培国本,民族得中兴,

宇土茫茫,山高水长,为世界之光,为世界之光。

毕业在即,很多事情很多人都来不及处理和告别,自己就要随着时代的洪流匆匆离去,或是被拍打在更广大的命运的岸堤上,或是乘风破浪,砥砺前行,成为时代的领航者。且不说有句说烂了的漂亮话:”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雄心壮志总是有的,尤其是这个时候——分别的时候——结束的时候——新开始的时节。这种心情,我想惟有我这又爱又恨并且即将要离开的母校的校歌中的这句“为世界之光”能表达。

交通大学

天地交而万物通,上下交则其志同。

我终于毕业了,可以大方地说母校这词了。

考败来交?

不知道从哪个师兄或者师姐那里听来的:“西安交大的人都有一股戾气,甚至可以说‘考败来交’”,这印象对于四年前初入大学校园的我来说是非常深刻的:还未开学,就从新同学的qq空间中窥见考北大失利的抑郁,原话是“向死而生”;在学生会社团中感受到的这种情绪尤为明显——大家都不开心,认为自己来到了这里是受到了亏待;未来的“室友”也在一次夜谈中向我倾诉自己犹如丧家之犬,打乱了计划、摔碎了梦想、有辱师门啊!

缩小到本专业:空气中更是弥散着一股绝望的味道。由于录取分数低,本专业成了调剂人才的好去处,再加上所有新生来学校报到时候都有机会无代价转专业进来,以吸引学生。看起来十分廉价,是一个鬼都嫌弃的专业,来者何以不嫌弃自己。军训时候隔壁电子与信息工程学院来领导问候,在田径场上的三千五百位新生起立者八百人众,将田径场一角围得水泄不通,场面一度非常壮观。而软件学院仅有软件工程专业一个系,领导前来,只有淅淅沥沥八十余人,凄惨寂寥。不过我那时天真烂漫没想到这些,倒是趁机观察了一下之前从来没见过的女生们。

以上心态是交大和交大软件工程专业的同学的一大共通之处,我可能是个例外,因为我和同学们都是凭实力考上的大学,凭什么你们能凭实力考败,我不能凭实力超常发挥喜大普奔来到大学校园而绝无忝列门墙的感受?但同学们的失落,我终究是感受得到的,显然也受了影响。所幸这种心态在大多数人那里只持续了最多一年。待我们熟悉了新的根据地,建立新的友谊,甚至舔舐伤口以至于赢回了新的梦想后,往昔的失落和遗憾都变得不足为道,也才开始模糊的意识到我们所拥有的新的使命和视野,还真就如同校歌中所唱的一样,该“为世界之光”。

工程师的摇篮

大一时期教计算机基础的老师笑道我们学校是“工程师的摇篮”,意思只培养的出工程师,却培养不出领袖,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却多是埋没在洪流之中为上层建筑做坚实基础。他点评了一下校训“精勤求学,敦笃励志,果毅力行,忠恕任事”;我看来他是有苦说不太出来,可歌又可气,不能说不赞同,却又兴叹没有教学生立鸿鹄之志。

倒是很符合我自己的特点,不适合做leader,又不甘于做一个follower,不过称得上是一个observer,人不傻但校训中的四点每样都是我缺少的,需要学习一个的。至于其他的,道术体用之类的则需要在生活的细节中去品味,不耽误往前走,另外我还有个很奇怪的能力——能够在不经意之间说自己最想说的、做自己真正想做的,有时候这种误打误撞会让人磕碰的很惨,不过在剪去枯枝败叶后,人真的会更精神一些。

于是我就在前文中所描述的戾气的影响下,在自己无心的真诚选择中,步子凌乱地徐徐前行。生活中的种种事件串在一起教人事后想起来那些巧合和千钧一发只会觉得不可思议,要是再上第二次大学肯定是全然不同了。这些事件包括在竞选部长前一天晚上四点钟突然决定弃了学生会,觉得还是在自己喜欢的微软学生俱乐部大家庭里奉献,一待就是四年;之后从梧桐苑吃饭午饭看到心心念的机器人队摆摊便欣然走上去报名,一整年的“除上课时间和周五下午以及过年有十天假期以外其他时间一律来队里签到”之后对于技术的整体感受力和自信提升;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报名了大二暑假的微软学生夏令营认识了一位可敬的朋友,这位朋友顺带还在毕业前夕举手之劳帮我安排上了现今的去处;报名去了实验室实习,对于本校的研究生生活进行了绝无仅有的提前感受并下定决心决不考研;在实验室实习期间接了一个让我事后气馁到如此的外包项目,请注意以下言语中的时间均是过去完成式:

去年九月因为手头紧,跑去接了个做网站的私活,约定的10月底上线,但是不曾想这竟成了我一个学期也未能完成的、名副其实的焦油坑,于是就有了这人月鬼话,作为我不虚心学习前人的谆谆教诲与宝贵经验、自以为是,最终狼狈不堪,写出了丑陋的代码后才回过头来明得事理的一个教训。也希望作为对个人学习生活的一个总结,尝试着提炼出一些感悟,最终让自己的境界提高一点点。

以及最后的、我早有计划却又始料未及的半年匆忙从零学起,却又在紧要关头急转弯的出国继续念书事宜。我最终坐在床上津津有味地写这篇随笔。

头一年的跃跃欲试、第二年的艰苦积累、第三年的幸福与无助、第四年的迷惘与淡然,是我在这摇篮中的血与火。

因此我没因为被培养成一个工程师而感到气馁,西方的谷歌不也提倡“去问问工程师”吗?前年母校百廿校庆时我自问“我能为世界之光吗?”,一位诤友言:“码农耳。”

我只希望能做那种不会被轻易替代掉的码农,从思维的田野中孕育出不朽的逻辑果实

饮水思源

校园中曾经发生过一件轶事:两男子在课堂中的教室打架,引得班级中一红衣男孩拍案而起:“这里是西安交通大学,世界顶尖学府,而你们却在这里张牙舞爪,你觉得合适吗?!”在当时轰动整个校园,一股思潮随之而起…

我又想到校庆日子里在朋友圈刷屏的一篇文章《交通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全国同根生的好像有五所交大,分别是上海交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西南交通大学、北京(方)交通大学、新竹交通大学。其中上海交通大学和西安交通大学关系最密,来源于1896年北洋政府创办的南洋公学,南洋公学后来几经改名改为交通大学,再到国立交通大学,最后在建校的六十周年大树西迁,主体部分来到了广袤的大西北支援发展建设,生长为西安交通大学;而留在上海的部分又经三年独立办学成为了现在的上海交通大学。由于种种因素,上海交通大学十分争光,是同源五兄弟中的翘楚,于是“交通大学”这响亮的名字在海内外学者百姓心中与上海交通大学默默的划上了等号。西交学子于是被那“考败来交”的心态又激发了自尊心,开始为心爱的母校鸣不平,甚至江学长后来只光顾上交而不来西交也引人发恨。这种情绪我也有,前几天他校的师兄见了我和江学长大头照的合影惊说“江学长也是交大的?”,还以为自己口误,纠正道:“西交,不是交大”,我隔着屏幕吐了吐舌头。

有趣的是五所交大中都有一尊几乎一模一样的“饮水思源”碑,最上面是立体的校徽,碑上刻有“饮水思源”四字。真正来到了现实的修罗场,只要听说是交大的同学师兄,我们都倍感亲切。更有甚者要真正贯彻落实上的是交通大学而不分西交上交,于是纷纷去了上交读研。玩笑之后,英雄不问出处,大家各凭本事办事,爱校则是另一番情感,我们记住饮水思源即可。

美梦现实

起这个标题好像我沉溺于空想而罔顾现实,实则是也不是。

如本文开头所说“离开甜睡梦乡,再度踏上现实的土壤。”自今年一月半赴京实习起我就悟出了学校生活的宝贵。我曾经一度心中呐喊“我干嘛不在毕业前回学校当咸鱼啊!”实际上实习生活十分新奇有趣令人充满干劲并且有机会可以猛然发现竟已夜半十一点。我想说的是校园生活如同一场美梦,每次回校,都是续上了这酣甜的梦乡。

我于是要在三月初打游戏到凌晨四点,四月初酣睡至中午后点一盒烧鸭饭然后在学院混迹一下午,去康桥吃晚饭,在温泉浴室洗澡后去小黑店买柠檬红茶,五月初除此之外还要在晚上去东南门买卷馍豆腐凉菜和面筋——我们称之为“味觉巅峰 top of the taste”以度过自己在学校里“典型的一天”。在校园里某个楼梯上挥洒汗水都觉得无比幸福,好比世外斧柯烂后回到家中发现一切如旧。

不过六月回校答辩的高列列车上我竟然心如止水。仿佛美美的睡了一个长觉后阳光照射在被褥上,睡眠浓郁还未散尽,身心得到了休息,从睡海底下浮上水面,睁开眼睛,安详而满足。而美梦虽美,终究是深睡眠的梦,在梦中只有眼睛和耳朵,去学去听,现在醒来,才有力气去施展。乾,元亨利贞,一爻变二爻三爻,潜龙出水,是时候寻见大人而后终日乾乾,朝夕警惕了。

大学的前两年的新鲜还没尝够,后两年就像乘上了火箭一般过得飞快,这其中有不少故事我都告诉了日记本,更多的故事我因为犯懒没告诉它。但原始未受扰动的环境让我有许许多多的机会犯一些不会使自己出局 (knock out of game) 的良性错误,并学习不犯错误的知识,鉴别有些一旦犯了就会出局,绝无弥补机会的恶性错误。犯错误的过程以及恶果的滋味最不好受,我得以加深印象,舔舐伤口,从中学习。在话剧哥本哈根中海森堡说了一句话:“向左、向右、或思考它并死去。”我深以为然并发了朋友圈以警示自己,但细细回想品味之后发现这句话适用的上下文是滑雪,在这种紧张刺激的运动中人只能凭着从前摔出来的肌肉记忆转左转右,若是这个时候再去思考,就会错过时机,一命呜呼,被命运判出局;要点在于需要在缓和的环境下不断思考、不断摔跤、不断形成新的肌肉记忆然后才能在真正险恶的环境中敏捷机智地转左、转右,并在这个过程中享受极限运动带来的刺激与快乐。

接下来的生活我预感仍然充满了犯良性错误的机会以及不犯任何错误的时刻,过程并不轻松愉快,但绝对引人入胜。

抖了抖擞精神竟然写到天都快亮了。

这里不可多写因为还未盖棺不能定论,

但我还是要说一句——

为世界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