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前段时间我回到了苏州,葡萄没有跟着我回来,在关灯准备睡觉的当口发现在窗帘上有几处深深的小爪印,我终于没忍住,深夜中从床上爬了起来,思量起葡萄独自在家的大半个月——时间以及伴随着时间流淌着的,在生活中影响了我的事物。

Read more »

“喝吧!等离子蛋蛋,这是你们一族的命运!”刚刚洗完澡给地上的赤皿添满水的Bryan提着劲吐出雄浑的音色说到。

等离子蛋蛋和Bryan语言不通,事实上,在他们两个中只有一个人会说话。虽然讲得有些离谱,但Bryan说的至少是实话——谁不需要喝水呢?

Read more »

Bryan没有想到,悲哀竟也具有延时性——过去的鬼魂又找上来,而这一次,他再也没有力气抵抗。

Read more »

还差几顿散伙宴席,几件待取的物品,几天后我就真正毕业了,离开甜睡梦乡,再度踏上现实的土壤。

适才和大班长聊天,我们心里都清楚这大概是毕业前最后一次聊,聊的无非是前程,最后止于一个暗号似的短语,我发出去,他又发回来:为世界之光

它出自西安交通大学校歌。

美哉吾校,真理之花,青年之模楷,邦国之荣华,

校旗飘扬,与日俱长,为世界之光,为世界之光。

美哉吾校,鼓舞群伦,启发我睿智,激励我热忱,

英俊济跄,经营四方,为世界之光,为世界之光。

美哉吾校,性灵泉源,科学之奥府,艺术之林园,

实业扩张,进步无疆,为世界之光,为世界之光。

美哉吾校,灿烂文明,实学培国本,民族得中兴,

宇土茫茫,山高水长,为世界之光,为世界之光。

毕业在即,很多事情很多人都来不及处理和告别,自己就要随着时代的洪流匆匆离去,或是被拍打在更广大的命运的岸堤上,或是乘风破浪,砥砺前行,成为时代的领航者。且不说有句说烂了的漂亮话:”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雄心壮志总是有的,尤其是这个时候——分别的时候——结束的时候——新开始的时节。这种心情,我想惟有我这又爱又恨并且即将要离开的母校的校歌中的这句“为世界之光”能表达。

Read more »

济慈曾经见过一位年轻的女士几分钟,为其着迷甚至神伤。

Read more »

决定Gap那天我买了人生中第一包烟还有六瓶啤酒,中断一切正在着手做的事情,踏上了回家的公交车,准备与自己一起度过一个晚上。

前途未卜对于那天的我来说是遥远的。

Read more »

有些东西想写出来。

一粒豆大的汗滴落在地上。我注意到另一粒落在安检机的传送带上。

因为我必须在半小时内从北邮到北京西检票上车:一路狂奔中我只有在排队的时候停下来喘息一口,再次注意到地面。

一年为期啊。

有些问题只要在脑子里从想法具象为语言,就已经有了答案。这篇文章一个月以前就起了头,是因为有着零碎的念想。在吃饭时、等车时、走路时、睡觉时,只要稍有分神,它们就会趁机从世界的各个角落跑来钻进我的脑子里;可当我真的想把它们抓住时,却又背叛我,从我这里溜走,似乎在刻意与我保持距离。

但不管怎么样,一整年过去总是有些想写的。

Read more »

今天我的济慈诗选到了,其实买它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在Sweet Bitter中看到了《忧郁颂》中的一句隐藏的“忧郁”有她至尊的神龛。另外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未竟的长诗Hyperion以及济慈本人贯穿了整个《海伯利安》四部曲中。神往已久,于是今天就抄下这首《忧郁颂》。中文采用屠岸译版。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