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Hi everyone! It’s been a looooong time since we met the last time, how have you been?

I’ve been very busy with my new work at Bytedance, and why am I write this lil blog post in English? I’ll explain.

Read more »

本文的目标读者是刚刚开始接触监控系统,以及对 Prometheus 知之甚少的弱势群体(一如写就本文时候的笔者)

本文中用于搭建 Prometheus 的环境:

  • K8s version: 1.19.3
  • Prometheus version: 2.22.0
  • 操作系统:Archlinux at 2020.11
  • 配置了 hosts,Devbox 的域名为 devbox

⚠️ 请注意:本文列出的命令行参数需要根据当前环境稍作调整(比如 Prometheus 二进制包版本等)

这里列出了一些推荐的前置阅读项:

  1. 可观测性:概念和最佳实践 在其中介绍了可观测性的各类基本概念
  2. 初步认识 Prometheus 介绍了 Prometheus 项目
  3. Prometheus 官方网站的介绍

目标

既然是在 K8s 上手动搭建 Prometheus,那我们在这里有两点规约

  1. 刻意不去使用 Helm-Chart,Prometheus Operator 之类的快捷部署方式,这里列出来供参考:

    1. Prometheus 社区维护的 Helm chart
    2. Prometheus Operator
    3. Kube-Prometheus
  2. 在 K8s 上搭建 Prometheus,即 K8s 负责管理 Prometheus 服务,和上面提到的 Prometheus Operator 不同的是,在这里我们要自己写相关的各类 YAML 配置文件。
  3. 列出如下监控目标:
    1. Prometheus
    2. Node exporter
    3. Kubelet
    4. Cadvisor
    5. ApiServer

那我们开始吧!

Read more »

前段时间我回到了苏州,葡萄没有跟着我回来,在关灯准备睡觉的当口发现在窗帘上有几处深深的小爪印,我终于没忍住,深夜中从床上爬了起来,思量起葡萄独自在家的大半个月——时间以及伴随着时间流淌着的,在生活中影响了我的事物。

Read more »

“喝吧!等离子蛋蛋,这是你们一族的命运!”刚刚洗完澡给地上的赤皿添满水的Bryan提着劲吐出雄浑的音色说到。

等离子蛋蛋和Bryan语言不通,事实上,在他们两个中只有一个人会说话。虽然讲得有些离谱,但Bryan说的至少是实话——谁不需要喝水呢?

Read more »

Bryan没有想到,悲哀竟也具有延时性——过去的鬼魂又找上来,而这一次,他再也没有力气抵抗。

Read more »

还差几顿散伙宴席,几件待取的物品,几天后我就真正毕业了,离开甜睡梦乡,再度踏上现实的土壤。

适才和大班长聊天,我们心里都清楚这大概是毕业前最后一次聊,聊的无非是前程,最后止于一个暗号似的短语,我发出去,他又发回来:为世界之光

它出自西安交通大学校歌。

美哉吾校,真理之花,青年之模楷,邦国之荣华,

校旗飘扬,与日俱长,为世界之光,为世界之光。

美哉吾校,鼓舞群伦,启发我睿智,激励我热忱,

英俊济跄,经营四方,为世界之光,为世界之光。

美哉吾校,性灵泉源,科学之奥府,艺术之林园,

实业扩张,进步无疆,为世界之光,为世界之光。

美哉吾校,灿烂文明,实学培国本,民族得中兴,

宇土茫茫,山高水长,为世界之光,为世界之光。

毕业在即,很多事情很多人都来不及处理和告别,自己就要随着时代的洪流匆匆离去,或是被拍打在更广大的命运的岸堤上,或是乘风破浪,砥砺前行,成为时代的领航者。且不说有句说烂了的漂亮话:”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雄心壮志总是有的,尤其是这个时候——分别的时候——结束的时候——新开始的时节。这种心情,我想惟有我这又爱又恨并且即将要离开的母校的校歌中的这句“为世界之光”能表达。

Read more »

济慈曾经见过一位年轻的女士几分钟,为其着迷甚至神伤。

Read more »

决定Gap那天我买了人生中第一包烟还有六瓶啤酒,中断一切正在着手做的事情,踏上了回家的公交车,准备与自己一起度过一个晚上。

前途未卜对于那天的我来说是遥远的。

Read more »